落水与浔

【heart】献给正在观看的你~

【双黑】如果死亡,如果消失

  *小短文,请多关照咯
*绝对HE!!!
♪───——————O(≧∇≦)O————────♪


       他死了,你惊慌失措地喊着他的名字。那么,如果是我呢?如果是我要死了呢?
  脑海里忽然冒出的这个念头,令自己都吓了一跳。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什么时候变得矫情起来了?他自嘲地扯了扯嘴角,转身离开,脚步声轻得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。
  太宰治消失了。
  中原中也听说这个消息后意外地平静,让一贯照顾他的红叶大姐十分担心。他只是笑笑,说一句“正如我意”。
  他拒绝了首领派给他的新搭档,一个人照样将任务完成得令人无话可说,只不过身上总会多出些伤痕,不多,却很痛。
  有时夜深人静,他一个人坐在家中,也会胡思乱想。他觉得,织田作对于太宰治一定是最重要的存在,不然为什么因为他的一句话,就抛弃了黑手党干部的位置,抛弃了高额的薪水,甚至抛弃了……他。
  
  不知多久以后,中原中也以为那个总比他高出一截的身影终于淡出自己的脑海时,那个人又出现在他的眼前,穿着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米色风衣,笑的依旧明媚而欠扁:“早啊,中也~”
  那一霎那,中原中也有一种错觉,太宰治还是从前那个和他拌嘴打架的搭档,他们还是那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最强组合双黑。
  真的只是错觉。
  太宰治已经不再是黑手党干部太宰治,而是武装侦探社社员太宰治,港黑的叛徒。
  “早啊。”中原中也点点头表示回应,仿佛他们的关系只是停留在“熟人”这一层面上,也再没有调侃与讪笑。
  太宰治晶亮亮的眸中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,却又被中原中也冷淡的目光逼了回去。
  两人擦肩而过。
  
  如果他真的死了,太宰那个家伙会伤心么,一点点就行。
  中原中也捂着血流不止的小腹,无力地靠在冰冷的墙面上。敌人们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。他被包围了,救援在短时间内也无法到达。就算强大如他,也会有失足跌落的那一天。凭借他重伤的身体,根本撑不到救援。
  没想到死前脑海里冒出的居然是这种奇怪的念头。
  中原中也闭上眼睛,脑海里那张俊脸不断浮现。他弯了弯嘴角,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。这是最后的安宁了吧。
  “中也!”
  是谁?是谁在喊他的名字?
  “中也!醒醒!”
  呵,太宰那混蛋果然是个祸害。瞧,他在临死前还出现这种幻听。
  中原中也睁开双眼,撞进一双鸢色的眸中。那双漂亮的眼睛不复往日的沉稳,充满了焦急与惊慌。
  这是……幻觉么?
  中原中也向前伸出手,指尖触到了眼前的人微凉的皮肤,感觉是那么真实。
  真的不是梦啊。
  见他清醒过来,太宰治才松了口气。明明过去的那么多年里嘴上一直说着讨厌,却还忍不住跟在他的身后。如果他今天不能及时赶到,中也小矮人怕是真的要交待在这儿了吧。
  太宰治这么想着,竟然有些后怕起来。心底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嘶吼,不要放开他,不能失去他。
  这大概,就是喜欢吧。
  “中也放心,我一定会把你活着带回去的。”
  太宰治低下头,看着躺在怀里的中原中也,语气罕见的温柔。他注视着对方湛蓝的瞳孔,在里面看见了一个认真得异常的自己。
  
  再次醒来,身下已经是干净洁白的床单,床边坐着的是红叶大姐,正不紧不慢地喝茶。
  “中也啊,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红叶大姐放下茶杯,无奈地叹气,“还好抢救的及时,没什么大碍,修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。”
  中也勉强点头算是了解,紧接着便迫不及待地张口:“太宰那家伙呢?”
  红叶大姐难得的没有立刻回答,漂亮的眸中闪过一丝犹豫,被中也迅速捕捉到了。“大姐你说实话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  “没有。只不过……”
  “只不过什么?”
  “太宰他,又失踪了。”
  
  说是失踪,还真是消失的彻彻底底,不同于几年前的叛逃,这一次,连干部中原中也都找不到关于太宰治的一丝线索。他们都说,太宰治早就重伤死了,但他不信。
  那条青花鱼,能从港黑逃走还顺带炸了他的车,区区一个小组织,又能奈他几何?那混蛋不愿现身,没关系,他等,他就不信他等不回来!
  他不信……他再也看不到那抹温柔却不含温度的笑容。
  
  一年后,中原中也接下了一个清剿敌人窝点的任务。敌方早已是强弩之末,完全构不成威胁。然而当他赶到,情况却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:敌人作为窝点的仓库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堆尸体,高大瘦削的男人背对着他站立,风衣的袖口露出了一小截缠满绷带的手臂。
  中原中也当即怔在原地。他平时灵敏冷静的大脑一下子当了机,湛蓝的双瞳紧盯着男人,愣愣地看着他转过身,露出一个无比熟悉的浅笑,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。
  “中也!”
  他听见他在喊自己的名字。
  “我回来了哦。”
  真的……
  “我给中也准备的见面礼,还算满意吗?”
  是太宰啊!
  “喂……中也,就算收到大礼很感动,也不至于哭出来吧。”
  一颗泪珠划过脸颊,凉凉的,感觉很陌生。中原中也顾不得可能会受到的来自太宰治的嘲笑,只是拼命瞪大双眼,生怕自己一眨眼,这一切美好都会瞬间消失。
  “真是的,中也都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爱哭,难道情商和身高一样都维持在少年时期了么。”
  胡说,他明明从三岁以后就再也没哭过了。中原中也心里想着,反驳的句子却卡在喉咙里,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  太宰治停顿两秒,没听见习惯的怒怼,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玩大了。“好啦,我道歉,中也。”没什么诚意的道歉随口说出,惹得中原中也内心怒火噌噌噌向上窜。
  “你个混……”怒骂声戛然而止,看着鼻子前那个小巧的盒子,以及将它递过来的那只手的主人,中原中也的脑袋第二次死机。
  直到一声轻笑打破沉静。
  不知何时,太宰治已经站在了中原中也的面前,两人仅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,几乎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。
  “中也,我喜欢你。”
  太宰治的声音沉稳好听,在中原中也的耳边响起。中原中也猛地抬头,望进了那双鸢色的眸子。
  他不是在开玩笑。
  太宰治对他的呼吸都了如指掌,他又何尝不是呢?只消一眼,他就看出来了,太宰治绝对是认真得不能再认真。
  “祸害。”中原中也冷哼一声,伸手狠狠抱住面前的男人。
  “那今后就只祸害中也一个人咯。”
  清清淡淡的香气钻进中原中也的鼻尖,萦绕在他的心头。糟糕的大人味。他如此评价道,完全忽略了自己甚至更大一些的事实。
  
  如果他死了,太宰会伤心的吧。
  “放心吧中也,我绝对不会让你在我之前死去。”
  太宰治看着恋人的睡颜,轻抚着他柔软的橘色发丝,随口立下一个永不违背的誓言。
清晨的阳光洒在两只交握的手上,那一对对戒,不知晃乱了谁的心跳。

End.

啊本来准备写be的结果想想还是算了
就这样吧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  

评论(1)

热度(44)